尛冰冰

到隔壁岛国散散步(二十)

mola很懒:




下山后终于要去见证奇迹时刻了,有些兴奋有些激动。看了下时间,离退潮还有段时间,想想这么一番运动应该要补给下能量,就去吃了宫岛最有名的特产——牡蛎。走五六步就能看到一家卖烤牡蛎的店,还都是均一价,400円两只。把柠檬汁浇在刚烤好的牡蛎上,酸酸的味道飘出来更加开胃。赶紧趁热来一口,称不上烫是恰好能入口的温度,鲜!除了柠檬汁不加其他佐料,能吃到最原汁原味的牡蛎,瞬间就把爬山的疲劳驱赶到了九霄云外。



海水渐渐退至大鸟居处,被木桩架起的神社显示出其真实身高。早上看到的矮小房屋、回廊,在这时候一个变身,从日本人变成欧美人。潮起潮落,带不走扒拉在地上的海藻,走在退潮后的沙地上,要谨防踩到海藻以免打滑。就想童年时期踩雨水一样有趣,无论大人小孩,这会儿都蹦蹦跳跳地向大鸟居出发。时不时的还传来一阵阵哀嚎声,总有人玩得得意忘形后,不知深浅地踏入深水区。所以踩几脚水玩玩就好,捡海水退干净的地方走才是正经事。





从海滨向鸟居一路走去,才渐渐感受到它的压迫感,当之无愧的“大鸟居”,它在1996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鸟居距离海滨200米,高度约16米,重量约60吨,以楠木为主杉树为辅而制成,质地坚硬又抗腐蚀,所以即使每天大多数时间浸泡在海水中,也依然保持着初建时的样貌。走近后看到向着神社的一方匾额上,书写着“伊都岐岛神社”(伊都岐島神社,古时旧称),另一侧面向濑户内海的匾额上,写着“严岛神社”(厳島神社)。





大鸟居立柱下方能看到满朝时留下的印迹,可以推测潮水最高时能达到两米,现在时节的高度约莫一米六左右。这些远看时黑黑的斑点,仔细观察后发现是各种贝壳类生物的残骸,有密集物恐惧症的人或许会看了浑身不舒服。在退去余下的一些海水中,还能发现许多硬币,各种面值都有。联想到各国人民见到水就喜欢投钱的习惯,还真是应验了我国五行中“水既是财”的说法呢。



宫岛的各类宣传册上还有一样名物,红叶馒头(もみじまんじゅう)。虽然已经过了红叶的季节,但专职的匠人还是留下了枫叶造型的食物,像是要抓住秋天的尾巴,用食物来存下对霜月的念想。红叶馒头简单说就是我们这儿月饼的变形,但是外面的皮质感又更加偏向蛋糕,较之月饼皮有韧性。里面的馅也是多种多样,常见的是豆沙、抹茶、香芋,当季的则是栗子口味,也有巧克力和芝士这般洋气的。




有家名为红叶堂的商店人气格外足,客人总是排起队来等出锅的红叶馒头。因为这儿的馒头多了一道工序,油炸,名字也改成了油炸红叶(揚げもみじ)。尝试了芝士口味的,脆脆的外皮加上里头粘稠要不断的芝士,风味别具一格。不过要我说,这样甜度的食物配上茶水会更解腻可口。





名人效应、媒体报道,是很有效的广告手段吧。看到商家门口刮着被电视台报道过的消息,就忍不住要去尝试下有多好吃,赌上吃货的自尊,便也是走过路过不能错过。有种叫ぺったらぽったら的食物还是很特别的,光听这长得记不住的名字就知道这货很有噱头。打底的是油炸过的糯米饭,很像小时候吃的早餐里的炸粽子,没有馅儿的那种,上面是一只牡蛎,吃之前在咸甜的酱料中蘸一下。吃起来牡蛎是软软的,下面的糯米是“卡其卡其”得脆,但是牙口不好的话,多咬一会儿会觉得牙疼,并且糯米还是很粘牙的。热心的老板娘还自带宣传片,说台湾的美食节目刚去她那儿取材,日本当地也有各种报道,这东西还能买回去放在火锅里吃,云云。






到此,宫岛的吃货行在胃容量告急的情况下,不甘心地结束了。多希望下次能拖几个人一起来,分担下食物,让我尝遍岛上所有美食。



不是主人

蔡澜:

我没有下一代,要不然,我也一定挑战当今的教育制度,不让子女上学。


看到他们背那么重的书包,心疼就疼得要死了,还舍得吗? 
为甚么外国的学生不必受那么多的苦?我们比不上人家吗? 
整个制度的问题很大,影响至社会的是所谓的名校。家长拚命想把小孩送到名校去,今后在社会上才不会被人家看不起,因为他们本身受过这些白眼。 
成为名校,学生成绩就要好过普通的学校,那么填鸭式的教育跟着产生,书包加重,是必然的后果。 
读了名校就会出人头地吗?你以为啦!当今巨富,又有多少个是名校出身? 
儿童需要在自由自在的环境之下,才能正常地长成,教育只是一个制度。在制度的框框中长大的孩子,最多也是一个循规蹈矩又没甚么生活情趣的人。 
认识的一位友人,为了反抗强迫教育制度,把他的女儿带到非洲,和动物一齐成长。现在她已成为一位出色的作者,把一生奉献给不上学校的儿童。 
她举办网上的交流,出席公开大学,和一群没上过学校的人畅谈人生的自由,富于幻想,活得精采。 
老师们的学历不管多深,总比计算机少,从网上的学习,绝对不逊任何名校。 
我有儿女的话,也会亲身教导,学问也许没人家好,但爱心是十足的。我会把他们带到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音乐厅、美术院去。我会向他们解释每一座名建筑物,是怎么样形成。
至少,我将把自主的思想灌输给他们,别跟人家屁股走。名与利,是我们的奴隶,绝对不是我们的主人。



关于雨的那些思绪

安孜:

阴天,微微落点小雨。气温并不低,但却莫名有些瑟缩的寒意。


 


坐在西北向的窗下,和几年前一样,有一搭无一搭写点东西吧,虽然我不知道这算是随笔,抑或仅仅是莫名的自言自语。


 


这些年里,在不同的地方见过不少场雨。作为一个追逐光影的摄影师,我不知道这是幸或不幸。没有光,镜头和我一样都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调适。


 


近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到夏威夷。夏日的檀香山,云彩低低,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树上硕大的木瓜都摇摇欲坠。那时候的我啊,一颗心就像装在透明的玻璃盒子里,人人都看得到。小环岛游到恐龙湾畔,天气忽变,热带的浓云四合,狂风变得又冷又硬。闪电划过不远处的头顶,映得每个人都变了脸色。我举着两个椰子,没心没肺的跟在人后跑向停车场,没有紧张恐惧,也丝毫不觉扫兴。硕大的雨点砸下来,淋湿了T恤,但那有什么关系,过一会儿阳光破云而出,我和相机一样继续欢欣鼓舞。


 


出发去冲绳的时候就阴天,到达后连一丝阳光也看不到。住的海景房美则美矣,可是晨曦和晚霞一样不见,有的只是忽来忽去的雨云。那应当是我最孤独疏离的时候,英语不太给力,朋友不多,未从上一段创伤中走出来,再没有比浓云下的冲绳更适合我心境的目的地了。作为不断辗转于列强掌控的孤独小岛,曾经的琉球怕是和我一样,经历了绝望和无所依靠的惶恐,最终也只能飘摇无依。深夜坐在冰凉的海滩,喝下同样冰凉的一罐Onion,那时的我不知道,在人生的下一个转角,就会遇到爱和另一场心碎。


 


地震后东京的雨有了特别的意义。由于大气核辐射超标,辐射物质又都可溶于水,降雨就成了大家恐惧躲避的东西。阳光明媚的下午,我转搭两条线的地铁,到入国管理局办理再入国手续。回来要沿着品川港的集装箱码头走上好久,身边呼啸而过的都是大型货车,司机们好像无一例外都喝得烂醉,转向迅猛并线疯狂。忽然间,天就变了,冰雹和大雨劈头砸下,几分钟后我就浑身湿透。在品川的大雨中,在呼啸的大车中间,我提着文件包,走。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走下去,走到地铁站,走回家。回到家时天开云散,绚烂的晚霞照亮天际,顾不得脱去被辐射浸透的衣裤,急忙抓起相机冲去拍了一组晚霞和云朵。那时的我啊,已经成熟了些,知道生活里最重要的是美与不会重来的时光,为了这些,可以付出安全做代价。


 


去尼泊尔的时候,特意选了旱季的开始,据说十月的博卡拉空气清透,无风无雨,最为适合拍摄雪山日出。到达的傍晚,鱼尾峰在明艳的晚霞中金光灿灿,我没有带相机,也不觉得遗憾,因为还有明早哪。谁知入夜后,滂沱大雨忽然光临并持续不断。酒店外的小路变成了湍急的河流,雨帘外的灯火摇曳不定。凌晨三点半,预定的司机来接我。但是要在这样的天气里看到日出拍到雪山?思考了三十秒,我通知司机回去睡觉。如果天意如此,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顺从。不去想我跋涉了几千公里,携带了沉重的设备,精心安排了行程,在自然的伟力面前,这些全都渺小微弱。那些曾经的爱与哀愁,甚至快乐欣然,也都如是。在尼泊尔旱季不期而遇的大雨里,我学会妥协与放弃。


 


前些天希腊人都告诉我,复活节假期是一年中气候最宜人最幸福的节庆。他们实在太过热情,言语间就如同天堂在眼前。虽然明知希腊人的话不可太当真,但是面对四天的小长假,我还是难免动了拍摄的心思。如今的现实却是,窗外斜风细雨,我在家中听着David Choi,敲击键盘写下这一篇寂寞的文字。传说中的秉烛夜游的欢庆时分,我早早入睡,什么事情也比不过一夜甜蜜的睡眠;传说中的烤羊大餐,期待大过享受,并且因为吃了太多甜点和奶酪,我罚掉了今后一个星期自己的晚餐;传说中艳阳高照的美好假期,即便在想象里也不应该存在,否则空余期待破灭后的失望。相机们都在防撞海绵包中安睡,我在雨帘下无所事事,也许,这是成熟后的另一重境界。


 


关于雨,我想得已经够多。



徐嘉靖Justin·LoFoTo:

#日出之国#DAY6,在富士山拍完日出,恋恋不舍地离开前往东京,途中贡献了鼓鼓的钱包和一个下午给了御殿场的奥特莱斯。东京的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特意安排了周末的时候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见一下日式的传统婚礼。无奈天公不作美,周末游人也很多By Fujifilm X-T1+XF 10-24、55-200(新浪微博: @徐嘉靖Justin

早春第一樱——河津樱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攻略与照片可以直接跳到后半部分)


旧历的中国新年刚刚过去,虽然陆续有一些梅园已经进入了赏花期,但是日本的大部分地区还没有走出冬日的萧瑟,每到周末,朋友们依然抱起滑雪板奔赴雪场拥抱冰天雪地的世界。然而就在这时,东京以南约两三小时车程的伊豆半岛上桃红色的樱花却正开的灿烂。


这种比最常见的粉白色染井吉野樱要提前一个月盛开的樱花被命名为河津樱,属于白色的大岛樱(Cerasus speciosa)与桃红色的绯寒樱(Cerasus cerasoides)的自然杂交品种,1955年由飯田勝美氏在河津川沿岸的枯草丛中发现,移植后于1966年第一次开花,并在随后得到广泛培养增殖,如今沿河津川已经种植有八千多株樱花树。得益于伊豆半岛温暖的气候,再加上其自身的品质,河津樱在二月份就会开花,每到此时,河津川沿岸便成为桃红色的世界。




我在两年前曾经与朋友们到河津赏过一次樱花,虽然那次天气并不算好,但所见的美丽景色始终让我心有念想,所以每到二月份,就克制不住自己想再去河津看樱花的欲望。终于又等到樱花季节,查好预计的开花时间,便又约起朋友,来到伊豆半岛。


这一天是个好天气,天空几乎没有云彩。清晨从家里出门,到河津已接近中午。因为是周六,而预报周日又要下雨,来参观的游客人山人海。甚至于从热海到河津这一段电车,许多人都无法挤上车,拥挤程度丝毫也不亚于平日东京都内早上上班的地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即使腿脚动弹不得,列车窗外时不时擦过蔚蓝的海岸或是粉红色的樱花树,倒也能够让人忍受。尤其是到达河津后,所见的景色风物让我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的。




拿了份地图,便急匆匆从河津车站出门去看樱花。穿过街道就可以看到路两旁正开的灿烂的桃红色河津樱了。这次来的正是时候,樱花满开,仰起头能看到大团大团的花簇,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樱花树下,金黄色的油菜花也正开得灿烂,两种花、两种颜色相得益彰,引得游人纷纷驻足拍照。我则想尽快避开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于是随便拍几张便拉着朋友往前走。




前行约莫百余米便是河津川,身着黄底红黑格子传统服饰的舞女正在跟游客合影。倘若读过川端康成的小说《伊豆的舞女》又或者是看过同名电影,你一定不会陌生,这里正是故事的发生地之一。若是有兴趣,可以停下来排队跟舞女拍张合影。拍完合影继续沿河前行,几千米河岸遍布是满开的樱花树。可以跟着人流,慢慢穿行在花下;也可以找河道相对干枯的部分下去,在河堤上近距离欣赏油菜花与樱花。


阳光正明媚,大可放慢脚步,慢慢体会铺天盖地的樱花隧道。看那人群中,无论是孩童、情侣又或是老者,都面带笑容,不断寻找与樱花合影的位置与角度,人人都想在粉色的花簇下留下自己美好的回忆呵。若是走累了,口渴了,又或是饥饿了,别担心,另一侧全是食物。樱花季节给当地人带来了增收的好机会,他们推着小车,在路边搭起一个个小店,出售各种譬如樱花糕点、樱花酒、樱花茶等等各种带有粉色樱花味道的食物。当然你也可以买到烤串、烧荞麦面、炒板栗、鲷鱼烧等等各种常见的食物。再看那河堤上,人们席地而坐,一边赏樱一边野餐。干枯的河道上孩子们在奔跑,情侣们则慢吞吞的走着,生怕时间溜得太快;而有水的地方倒映出粉色的樱花,微风吹过,波光潋滟。




这时候最忙碌的要数喜欢拍照的人了。几乎每一次按下快门都能拍到一张漂亮的明信片,这让人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欣喜若狂呢?当然,大部分摄影爱好者无法满足于到此一游的照片,他们会尝试着各种角度,希望能拍到美好却又独一无二的风景。于是乎,有人匍匐在地上仰拍、有人扛着笨重的三脚架辅拍、有人一会跑到桥上,一会又跑到桥下,只为获取一个相对好一点的位置、还有人干脆花费不少时间体力,爬上周围的小山,来一个全流域的俯拍、甚至于有位摄友带了遥控无人机来拍照。而我则经常蹲在地上寻找最佳时机,等着过往的人流能少一点,但这经常是一项不太实际的任务。



一直沿着河津川往下走,在丰泉桥北面两百多米处可以看到河津樱原木,这株樱花树从被发现算起到现在已经有六十年的树龄,它也是其他所有河津樱的母体。有趣的是,原木总是比其他河津樱早三五天盛开,成为指示河津樱开花情报的风向标,颇有些头领的味道。




若是有时间待到日没,夜樱也是极好的体验。入夜后,灯光照射在樱花上,静谧的夜晚粉红色的倒影垂在河面上,相较于白天的活泼与美艳,此时的河津樱带给人一种平和与温暖的心境。


赏樱尽兴后,也别着急回家,不妨就在河流沿岸找一家露天温泉泡泡,在满目粉红里享受着“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待遇,也算是河津樱花之旅最后完美的体验了。


旅程结束,再次随着拥堵的人群挤电车回去,虽然一天奔波有些疲累,但是内心的满足却是无以复加。在日本绝大部分地方尚处于冰冷冬天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地方早已春光灿烂、繁花似锦,那真正的春天,是不是也就要来了呢?




参观河津樱的几点说明:


*河津樱每年2月初开花,从开始开花到结束,大概能持续一个月时间,所以一般河津樱花节从二月初就开始,一直会持续到三月接近中旬的时候(比如今年是2/10-3/10),但是最好看的樱花是在满开时,也就是结束前一两周。每年因为气候原因,花期也会前后波动,所以需要提前查好开花信息。


*樱花开花情报,从二月开始每天早上九点左右都会在网站上公布,大家可以关注以下两个独立的樱花时时信息,从而能在最好的时候去看樱花。


河津樱赏花节官方网站:http://www.kawazuzakura.net/index.html


河津樱信息blog:http://kaikainfo.i-ra.jp/


*从东京市内到伊豆河津的交通以电车为主,比如乘坐JR东海道线直通伊豆急行线,普通列车全程大概三个小时,车票单程在3000-4000日元左右。也可以加钱乘坐全程特急舞子号,土豪可以考虑新干线到热海,再到河津。


*有两种优惠票可以考虑:三月份开始用的青春十八(JR公司)搭配伊东车站到河津车站(伊豆急行公司)的往返折扣票,这样一天往返河津,大概花费4500日元,比直接买票便宜不少;第二种是南伊豆自助乘车票,包含东京市内(或者可以选择横滨市内/小田原车站)到伊东车站(JR公司)的往返乘车票以及伊豆急行全线随意上下车,东海巴士南伊豆区间随意乘坐,两日有效,票价6000多,如果考虑在伊豆住一晚上,可以用这一种票,伊豆能玩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比如下田白滨、伊豆高原、河津瀑布、堂岛天窗洞等等,交通都可以利用这个票。


*如有可能,尽量在盛花期避开周末,这时候的电车会把人挤成肉饼(除非去的特别早);而开车则使劲堵吧……


*晴天的樱花比阴雨天好看得多。


*不同于短暂的染井吉野樱,河津樱的盛花期(满开)大约能持续一周左右。


*河津樱原木(其他所有河津樱的母亲)一般会比大部分下河津的樱花提前3-5天满开。


*河津地区分为上河津和下河津,一般来说大家都会选择去下河津看樱花,不过如果不巧没赶上花期,也可以选择去上河津,通常后者比前者晚开一周左右。河津七瀑就在上河津,可以一起游览。


*在樱花节会举办一些特殊事件,比如会有穿着舞女衣服的工作人员跟你合照(参见《伊豆的舞女》电影),以及日落后部分樱花会被打上灯光,如果时间允许,欣赏夜樱也十分推荐。


*推荐一个比较好的眺望角度,河津城迹公园,从河津站徒步约25分钟,居高远望,可以眺望整个河津川沿岸的樱花以及大海。车站拿到的赏花地图上可以找到路线。





2015/2/28照片
































2013/3/2 阴天拍的几张







最后上个彩蛋,朝日新闻2015/2/28航拍的,就是我上面拍到的那个直升机上的作品:




远方:

从孟买的达拉维贫民窟区域出来,踏上一列城郊列车,挪动了一次座位,拍下了这个画面。

離小離:

整理冰箱時才發現了還有兩卷黑白靜靜的藏在角落裡!

整個行程里的135拍的極其匆忙,但不可否認很多時候的便攜性還是要勝過祿來,可惜後來完全放棄了135。出行帶太多機器不是什麽明智之選,讓人過於分心。